大家都在看

主页 > 评论自然 >【独家】漂白计划条件太严苛 小型酒店“城宿”可行 >

【独家】漂白计划条件太严苛 小型酒店“城宿”可行

2020-06-13 来源:http://www.rddvpo.com 611
【独家】漂白计划条件太严苛 小型酒店“城宿”可行
独家报道:刘金莹

【独家】漂白计划条件太严苛 小型酒店“城宿”可行

为了一张酒店执照,民宿业者需付上几十万令吉。

小型酒店业者欢迎“城宿”(City Stay)计划,并认为应让非法酒店漂白计划名单的业者优先申请。“城宿”(City Stay)计划是由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及日落洞区国会议员黄泉安联合提出的,主要针对少于10间客房以下的酒店,旨在拯救小型酒店业者,因为在该计划下注册的业者,只要不涉及转换用途、扩建,就无需提呈规划图以及建筑图,且业者无需付停车位献金,这无形中替业者节省了一大笔执照申请费用。

《》记者访问了数间拥有少过10间客房的民宿业者,他们皆表示,若该计划能够顺利实施的话,肯定能够帮到民宿业者,因为非法漂白计划下严苛条令以及不合理的费用都令他们进退两难,无法承担。

前年提呈被暂缓

计划未知能否通过

城宿计划能否通过还是一个未知数。

民宿业者许先生表示,实际上该计划在2014年时就已提呈予地方政府,但是掌管槟州地方政府的行政议员曹观友却将其暂缓。

担心外国集团会收购老屋

“该计划虽然很好,但是你认为曹观友会接受吗?如果他接受的话,面子放哪里?”

他表示,黄伟益及曹观友或担心有外国集团会收购老屋并借城宿计划建立民宿,但实际上他们可以优先让原本在漂白计划名单内的业者注册,名单以外的业者或是外国集团,就根据原有的指南,去申请执照。

“我们只是为了过生活讨一个执照,何必为难我们?”

受访的业者纷纷吐露目前所面临的困境,由于他们多数经营的民宿客房都不过10间,可是提呈建筑图测、土地转换申请费用、装修民宿以通过古迹委员会的批准、消防检查报告及停车位献金等全部的费用加起来都要近20万令吉,且还不保证能获得营业执照,令他们进退两难。

【独家】漂白计划条件太严苛 小型酒店“城宿”可行

较早前30多位民宿业者举横幅示威,要求州政府降低酒店合法化条件。

漂白计划问题1:

为何征停车献金?
许先生表示,一个停车位献金是2万5000令吉,摩托车位则是2500令吉,但实际上对于客户不到十间的民宿业者来说,多数的住客都是背包客,极少会驾车来住宿的,因此他无法理解为何向他们征收停车献金。

更应向银行餐馆征收
“为何不向银行和餐馆征收停车献金呢?他们的客户流量不是更多吗?那幺为何他们申请执照时无需缴付停车费用?”
他说,虽然他们明白中央政府没有拨款给槟州政府,州政府需要自供自给,但也不应该找他们这些小型民宿业者来开刀。
“这很难不让人质疑,究竟曹观友背后有什幺不可告人的目的,是否存在着利益问题,是否受到一些大酒店的压力,我们不排除有这样的可能性,因为他说是要帮我们所以才进行漂白计划,但是照目前的情况,你觉得他有帮到我们吗?”
他表示,在经济不好的情况,民宿业者也是有帮忙拉游客,带动经济,以前乔治市如同死城,可是现在多有生气,但是有份贡献的民宿业者却没有受到重视,更被忽略,当权者只是看在钱的份上而已。

漂白计划问题2:申请指南细节模糊

许先生指出,并非业者要先斩后奏,而是因为在申请执照上并没有明确的指南,就如申请程序中不可或缺的两个部门批准,即古迹委员会及消防局,这两者的要求是有很大冲突。

“消拯局要求二楼的地板必须换成洋灰,但是古迹委员会却反对,坚决一定要木板的,后来他们协商的结论是洋灰的地板上铺上一层木板,但我提出反对的原因是一些战前老屋的结构并不如现在的屋子般坚固,最怕是还没失火,老屋就因为承受不了洋灰加木板的重量而倒塌。”

他说,指南中并没有完整的列出申请执照要完成的步骤,细节非常模糊,也不确保他们是否根据指南去申请就能获得批准。

多业者非屋主

民宿业者吕先生表示,不少业者都属租户并非屋主,他们都担心一来付了钱提交相关的报告后,依然无法获得批准,二来,即使付了钱到最后才获得批准,但是却面对合约到期了,屋主不愿意续租的情况,得不偿失。

“因为光是停车献金,我就必须付5万5000令吉,要回本的话也要两年半,这还没有扣除成本,而通常的租约都是3至5年,因此在业者还来不及回本的情况下,面对屋主不续约,真的是血本无归,因为停车献金是根据产业地址的,并不是商业地址,因此有可能屋主会再转租给其他人,相等于我们免费帮屋主付钱。”

漂白计划问题3:

费用太高难承担

许先生指出,光是请绘测师画一张建筑图测都花了5万令吉,停车献金高达10万令吉,再加上消拯局报告以及装修屋子以符合古迹委员会的标准,相信都要花将近20万令吉。

应向外国学习

“我们都是小本经营的,开民宿并不是为了赚大钱,只是要养家活口而已,不到10间客房的民宿,生意也不是天天都好,有时1天也赚不到1000令吉,一个月或可以达到2万至3万令吉,但在扣除了成本后,只剩下几千令吉,若是真的生意很好可以赚将近1万令吉也好,要多久才能赚回之前申请执照的费用?”

他说,外界人不明白为何民宿业者要抗议,为何不根据法律就好,但是法律也是人定的,并不是一种法令就适用于全部业者,地方政府应该向外国学习如何管理民宿。

“实际上州政府若真心帮助民宿业者,应该召集所有民宿业者商讨及了解我们的苦衷,而不是自己闭门讨论后就推出计划,没顾虑到我们的生死。”

他说,不到10间客房的民宿,在成为民宿之前就是一般的老屋,以前也同样住了一样的人数,以前他们住都没有事情,难道变成民宿后就会出事情吗?他们并没有非法改建或改造它,导致它超出原本的住户人数,那为什幺地方政府在指南上不能对他们多一些宽容,也无需那幺严苛。

他点出,一般酒店申请执照的费用一年只是240令吉而已,但是在2014年后,他们却被要求缴付2400令吉的临时执照,隔一年同样也是2400令吉,但是现在却高达7200令吉,意味着短短3年,费用涨了50倍,等于民宿业者付了50年的执照,这一点也不合理。

甲民宿没征停车献金

另一民宿业者陈先生表示,槟城要求缴付的停车献金非常高,怡保也是有收取停车献金,但也是一个停车位5000令吉而已,槟城是它们的五倍之多,就连同样是被列入世遗的马六甲内的民宿都没有征收停车献金,只有槟城的收费高得不合理。



上一篇: 下一篇: